藝穗之會

藝穗之會,贈藝穗人

八四路過岔口,
樓房弧入眼眸,
只見白牆紅磚,
藝穗何似羅浮。

不意丙申到來,
方見雲咸乳庫,
再聽藝廊故事,
情味難以不顧。

從來拾穗牧犢,
幽思藝文人生,
如今樂育善導,
臻美豈止傳燈。

自注:
八四:1984年,藝穗會正式開幕,報章亦時有報導;同年,愚於薄扶林上學,嘗乘坐小巴路過,見如此白色大屋,不覺轉頭一再看,可惜人在歸途上,未有下車之衝動。

岔口:藝穗會座落於下亞厘畢道與雲咸街之間,南迎己連拿利,西接德己立街,真分岔口也。己連拿利,原文為Glenealy,不論中英版本也沒有街道路徑巷里等後綴詞。

樓房:高於兩層便算樓房,藝穗會樓高三層,自是樓房。

弧入:1905年之牛奶公司冷藏庫,面向己連拿利的一端,呈方形;而在1913年改建後的大樓,面向岔口的一端,則呈弧形。

羅浮:將藝穗會比對羅浮宮,當然是不公平的對比;然而,要嘲諷的卻不是藝穗會,而是作出如此比對的無知少年。

丙申:即2016年。

藝廊:以此代表整個樓房及團體;另廊郎音同,藝郎當然是指謝俊興及其團隊。

情味:當然不止於人情味,在藝術團體中,自然指向情趣及品味;而在古舊奶庫中,聽聞有人尚嗅到陣陣奶臊香味。

難以不顧:顧者,回頭再望,回顧也;顧者,關注照應,關顧也。難以不顧,即怎能不一再觀賞探察此間的歷史建築和藝術成就?又怎能對藝穗使命置之不顧?

拾穗:是檢拾收割後留在田裡的遺縠。這正是蘇格蘭愛丁堡藝穗節的緣起,讓不獲龍頭藝術節邀請的藝團能在非傳統的表演場地演出;相信也是香港藝穗節的同一信念。

牧犢:帝堯禪讓,何止帝舜,許由之外,更有巢父。巢父曰:「君之牧天下,亦猶余之牧孤犢。」既然各有所牧,巢父又怎會為天下,而棄孤犢。詳見《符子》。同樣地,藝術家亦不會為別人眼中的美好工作,而放棄藝術。此外,藝穗會也是不少藝術家初試啼聲的地方,猶似牧犢也。

幽思:深思也。

藝文人生:藝者,藝術;文者,文學。文,亦可作動詞,裝飾也。文人生,即點綴人生,使之更美麗,更感人,更有意思。

樂育善導:樂育語出《詩經·小雅》,指樂於培育;善導是一位廣行教化的高僧的法號,亦可解作善於引導。培育與領導正是藝穗會新項目的重點。

臻美:臻於完美,是藝術家的生趣。

傳燈:是將智慧流傳下去,也許是藝穗會新項目的本願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