哭,
在媽媽身邊哭,
是無聊的。

小子夜半夢醒,
推推同躺在膠地板上的媽媽,
「阿姨、阿姨」的輕輕呼喚,
也不知祈求甚麼,
或只求一點關注。
「唔,去兀。」
只此一句:乖乖去睡;
說的還是媽媽自己。
小子呢?
用短短的衣袖擦著淚,
望著天花板上的光景,
設法不想夢中門外的老伯。
有用嗎?
倦極最終當然睡兀兀,
但老伯影子永留腦海。

哭,
在媽媽身後哭,
是無法的。

小明夜半夢醒,
坑邊如廁後看到井邊的媽媽,
月光下見媽媽臉上泛起淚光;
也不知眼淚何來,
或只是觸景傷情,
「阿姨、阿姨」
高聲呼喚,只此一句,
說的仍是哥哥小明。
阿姨呢?
用衣袖擦擦自己的淚,
然後幫小明抺乾淚水。
沒法想像出生前的東成里,
需要嗎?
生活擔子當然重甸甸,
慈母恩情已由兄言傳。

哭,
見媽媽身影哭,
是無價的。

謝謝大哥,讓媽媽在我心內,再添身影!
謝謝妹妹,讓哥哥開心開口,多講故事!

後記:
睡兀一詞,可見潮語之古雅;該詞出自宋人陸游詩句:
「肩輿睡兀到東郭,空有醉墨留衫痕。」
十月一日浮橋成以故事宴客凌雲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