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合

母燕在某月的第十九天出世,
在另一個月的第十九天離世,
又在離世後的第十九天化成輕煙。

安息禮拜在某月的十三日進行,
骨灰在三個月後的十三日安放,
是88歲老人離世後的第111天。

這個十三日是農曆七月十一日,
新曆七月十一日是燕父的忌辰,
也在七月十一日得知碑石竣工。

陽曆四月,陰曆三月,父誕母忌;
陽曆七月,陰曆五月,母誕父忌。

母親名字中有一個燕字,母燕也;
父親別名之一也有燕字,燕公也。

就算當中的一樣源自人為的造作,
其他種種偶然也不減巧合之可奇,
況且,更神奇的力量還在後頭呢!

八月二日妮妲的眼睛在香港輕掃,
穆斯林語妮妲,是祈求,是低訴,
當代俚語妮妲,是神人,是靈祇,
妮妲到訪之日正是母燕成仙百天。
(妮妲Nida)

從妮妲的溫婉聯想到強悍的溫黛,
也讓大家道來六二年的一段往事,
這一夫當關的情境自然勾起詩魂:

六二九一溫黛旋,
屋頂轉眼已無存,
母燕攜雛菜園夜,
燕公打傘守慧園。

似乎燕燕真如百天時乘妮妲來呾:
孩子,燕公好歹也曾是一個人物。
好箇狂風雨下一支公舉傘守家門,
就讓這風景成為兒子心中的背影。

百天之後,天使的神奇果效猶在,
幸甚,幸甚!但願天佑燕子成群!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