燕如姊妹生平見証

媽媽陳燕如,生於主曆一九二八年七月六日,她對這個日子大概印象模糊,因為她只曾告訴我們,自己肖龍,出生日期是農曆五月十九,家鄉在潮州汕頭古巷。媽媽有時會緬懷自己小時候,在陳家大果園的快樂時光,可惜外公英年早逝,媽媽的愉快童年也提早結束。在戰火之中,媽媽跟外婆及弟妹告別,毅然與數名年齡相若的同鄉姊妹,來港尋找出路。

媽媽用她一對精細明快的巧手,在香港以刺繡為生,亦因此在九龍城附近的繡花廠認識了好些同鄉,包括先父。下嫁先父之後,媽媽跟隨先父由九龍遷入元朗。在元朗,我們一家人先後受洗,而媽媽是家中最遲受洗歸主的一人。媽媽的遲並不是出於遲疑。對於一位要照料一個十口之家,又要兼顧打理家中數十牲口的主婦來說,日間生活不是更換尿布,清洗豬欄雞舍,就是買餸煮飯餵奶,餵豬餵雞,等到夜闌人靜之時,又要串膠花,剪線頭,幫補家計,沒時間上學道班也許是可以理解的。對於一位從未接受學校教育的女士,未能夠清楚明白基督教的教義,更絕非不可接受的。然而,這些都不能阻止媽媽對真理的追求,她堅持每星期天與家人到教堂守禮拜,又認真的完成學道班,確定了自己的信仰,才敢接受洗禮。在一九六九年,信義會元朗生命堂的郭安利牧師為媽媽施洗,媽媽終於受洗歸主,得救重生,正式加入教會。

兩年後,媽媽帶領兒女搬回九龍,遷入剛落成的廉租屋。初時,在每一個星期六,媽媽都會與仍然在學的子女,花上兩三小時,乘搭兩程巴士,返回元朗生命堂,讓子女參加少年團契,晚上在東成里的舊居休息,周日早上再舉家到教會崇拜,然後,又風塵僕僕的趕回坪石邨,好讓子女為翌日上學作準備。這種渡假式的教會聚會始終不是長久之策,在一段時間之後只得暫停;然而,媽媽知道「不可停止聚會,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」,於是,她鼓勵這四位仍然在學的孩子,在周日早上放下功課或遊戲,圍在一起讀經、唱詩、禱告,敬拜上帝,組織家中的兒童崇拜。後來,在教會牧者的介紹之下,媽媽就帶著這些仍然在學的孩子,轉會到真理堂,孩子分別參加團契和上主日學,她自己亦加入婦女團契。媽媽在真理堂的事奉,相信主內的弟兄姊妹比我們作子女的更為清楚,也深信是會蒙主悅納的。

曾經與媽媽溝通的親友都會知道,她習慣用潮州方言與別人交談,不諳潮語的朋友自然對談話內容摸不著頭腦。語言不通,再加上媽媽並不擅於講大道理,這無疑會妨礙她向別人宣揚她所找到的福音,不過她總會把握一些難得的機會的。一九七五年,葛培理來港,在大球場舉行大型佈道會,佈道會的主題是「我找到了」,宣傳活動十分廣泛,包括巴士車身海報、報章廣告、在街上以訪問形式派發福音單張等等。這些任務媽媽通通做不到,她只從教會拿取了一疊活動單張,然後就在住處,逐家逐戶的派發,邀請陌生的鄰人去聽這佈道會,因為福音,人人都應該知道,我不懂得表達,不如讓葛培理向你說個明白。

其實,作見証並非只可言傳,媽媽大多採用身教。媽媽從未接受學校教育,可算是目不識丁,但在崇拜的時候,每逢讀經唱詩,她總要站在旁邊的子女把聖經或頌主聖詩翻到正確一頁,讓她捧在手裡認真的閱讀。這不是一種禮儀行為,因為在早晚家務之間的歇息時間,媽媽總愛召來一名子女,坐在她身邊,打開聖經,將上帝的話朗讀給她細聽;若孩子忙碌,又或者躲懶,媽媽會自己一人臥在地上,依舊打開聖經,用手指點著經文,慢慢逐字移動,口中唸唸有詞,仿佛真的能讀出每節金句。晚飯後,有時子女會打開頌主聖詩,媽媽就會坐在一起,聽他們一首接一首的唱。聖誕前後,唱的當然是聖誕歌:「聖嬰孩,主耶穌,原來在天堂,今降生在馬槽,無枕也無床」,是其中一首必然之選;其他時候,她愛聽「有何良友像主耶穌,當我罪孽,擔我憂,容我凡事憂喜甘苦,俱在耶穌恩座求」,「在主寶架清影中,我願立定腳跟,好似盛暑遠行辛苦,來進磐石之蔭」。回想起來,這些聖詩除了能歌頌上主的慈愛之外,應該也能安慰媽媽歷盡苦難的心靈。

記得在先父離世之後,遠在西雅圖的真理堂牧者胡雅各牧師給媽媽送來慰問,囑咐媽媽「專心禱告主的名,敬拜祂,歌唱祂的恩,認識主永遠的同在,祂叫你勝過孤單。」又記得,媽媽總會認真看待教會周刊上的代禱事項,要子女讀出來,讓她在禱告良辰中,記念有需要的肢體。不錯,禱告的力量,媽媽是知道的,上主的祝福,媽媽更是明白的:掛在家中牆壁的是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禱告的畫像,掛在媽媽嘴邊的是「感謝主!」

媽媽在世上辛勞了八十八個年頭,曾經歷過與父母弟妹的死別生離,也曾親眼看到八名子女長大成人,成家立室,更為她增添了一共十二位孫兒。媽媽曾親手抱過兒孫,親手拉著兒媳女婿的手,又曾親耳聆聽兒孫為她演奏的樂韻、講述的趣事,亦親口品嚐兒孫為她準備的美食、沖泡的香茗,這些在媽媽眼中都是天父的賞賜,感謝主!

自大除夕那天進入廣華醫院開始,這四個月以來,媽媽先後因腎衰竭及其他併發症進出聯合醫院、靈實醫院、將軍澳醫院及胡平頤養院,接受治療和舒緩服務。在胡平頤養院時,在眾姑娘的悉心照顧之下,媽媽情況曾經好轉,甚至能扶著走路。可惜在四月十五日,媽媽因進食困難,再度進入靈實醫院,在醫護及子女的照顧之下,本來略有起色;卻因尿道發炎,病情急轉直下。

四月二十四日星期日,八名子女分別趕到醫院探望媽媽,真理堂的黃牧師也到病房為媽媽禱告,堅徒亦為她宣讀了路加福音第二十四章,讓媽媽聽到復活的主給她的應許,又宣讀了詩篇第二十三篇,讓媽媽知道天父無時無刻都在引領著她。媽媽身體虛弱但神智清醒,各人離開時分別與她約定再訪的時間,她都抬起右手,開合手掌,向各人道別。那天晚上,慧慈和慧愛留在病房,輪流看顧媽媽。凌晨四時左右,媽媽用手將氧氣罩向上推,慧愛看見,便問她是不是不要氧氣罩?媽媽使勁的點頭;慧愛說:我知道,但能讓家姐多睡一會?我要問家姐,再問姑娘,才能除下…。媽媽忽然放下懸在半空,緊拉著氧氣罩的手,慈祥地溫柔地把頭點了一下,她決定多留一會。媽媽一如以往的為子女放下她自己的想法。

之後,媽媽就把氧氣罩乖乖的戴著,讓兩姐妹跟她一起好好的睡了三小時,直到天亮。早上七時許,慧慈與慧愛代表一眾兒孫,請媽媽安心到慈愛的天父的家裡等待我們。然後,她們與媽媽一起用主禱文禱告,媽媽跟着禱文的節奏,微微點頭,同心禱告。隨著阿們之聲,媽媽也吐出最後的一口氣,安靜祥和的,如臨睡前關燈那般,在主懷裡安息。

潮汕人士對母親的稱謂有好幾種:阿媽、阿姨、阿娘、阿嬡。誠然,阿姨從來都是我們的天使,是為我們帶來大愛的使者:「愛是恆久忍耐,又有恩慈,愛是不嫉妒,愛是不自誇,不張狂,不作害羞的事,不求自己的益處,不輕易發怒,不計算人的惡,不喜歡不義,只喜歡真理,凡事包容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,凡事忍耐。愛是永不止息。」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